梁山1.76月卡

2016-08-28 00:37:38 本站    参与评论 人

梁山1.76月卡最好玩的传奇散人服,传奇私服,1.76传奇发布网。


   

正文:

梁山1.76月卡





  随着里约奥运会上“飞鱼”菲尔普斯肩上的一块紫色印记,拔火罐这项传统的中医外治疗法竟成了街谈巷议的热门话题,而关于拔火罐起源何处,自古功效如何的话题也成了百姓们关注的重点。下面就让我们探寻一下历史上的拔罐疗法。

  拔罐前身角法可追溯至两千多年前

  因为飞鱼身上的印记而引起人们注意的“拔火罐”又称“拔罐子”、“吸筒”,是中医学中非药物民间疗法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与其一同为百姓们熟知的还有针灸、刮痧等治疗方式。但拔火罐凭借其独特的行气活血、祛风散寒、消肿止痛功效,在治疗疾病、日常养生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作为常年在凉水中训练的游泳运动员来说,体内易聚风寒,而火罐则可排吸出风、寒、湿邪及淤血,发挥扶正祛邪的作用。具体来说,即拔火罐可助“飞鱼”通经活络、祛风除湿散寒、行气活血、止痛消肿。细细考究起拔火罐在中国古代历史上的前世以及今生,就不得不提它的另一个雅号:“角法”。

  “角法”这一称呼可追溯到两千多年前的春秋战国时期,早在当时的著作《五十二病方》中,就有了关于角法治病的记载:“牡痔居窍旁,大者如枣,小者如核者,方以小角角之,如孰(熟)二斗米顷,而张角……”即肛门长了外痔,大如枣,小如核,可用动物之角的小口,抵住需要割除的部分,等待差不多煮熟二斗米的时间,把角拿开,以小绳捆住凸起的部分,用刀将其割掉,从而达到治病的目的。

  而到了晋代,著名医学家葛洪将前人用角法治疗痔疮的经验推广到了脱肿去脓的治疗中,并在所著的《肘后备急方》中有详细记载,还在此间告诫广大群众:“痈疽、瘤、石痈、结筋、瘰疠皆不可就针角。针角者,少有不及祸者也。”而这里所谓的“针角”,实为一种用针刺破患处,再用角抵住,吸出脓液、恶血的外科手术。可见此处的“针角法”与“角法”有异曲同工,却与当下的拔罐治疗有些许出入。

  宋代首用中药竹筒 火罐实为排毒之术

  无论是古代的角法还是当下的拔罐,其实施过程中的器具也是重中之重。春秋战国起至今,拔罐所用之“罐”也经历了一系列的优胜劣汰。

  从春秋战国时普遍采用的小兽角,到魏晋南北朝时期的牛角,人们从单纯地追求治病救人,逐渐转变为对术中安全的追求。但在盛行角法的晋代,由于牛角兽角体积大重量大常造成病人不慎受伤的事件,因此到了隋唐时期,开始采用竹罐代替兽角。

  竹罐不仅取材方便价格便宜而且吸拔力强、疗效好。《外台秘要·卷四十》中就详细记载了竹罐的制作方法:“遂依角法,以竹做小角,留一节长三-四寸,孔经四-五分……”即仿效兽角制作,取细竹节,以防漏气,并留三至四寸长短。时至唐代,医家王焘在所著的《外台秘要》中详细阐述了已经颇为成熟的竹筒火罐:通常取三指大青竹筒,长约寸半,一头留节,无节处削薄,并用水多次煮沸,随即取出竹筒,在预先做好记号的地方放上竹筒笼,一段时间后用刀弹破所角处,并将竹筒取出重新煮沸,如此循环往复,直至病灶之处流出黄白赤水以及脓血,有时甚至还能出现体内的寄生虫,如此一来便可达到治病的目的。

  但到了宋金元时期,竹罐的应用就更加广泛,操作上也由单纯用水煮的煮拔筒法发展成了药筒法。元代医学家萨谦斋在《瑞竹堂经验方》中曾提到:在使用竹罐吸筒的时候,用五倍子(多用)、白矾(少用些许),两味与竹筒一起煮沸后再用于患处,这样既可发挥吸拔的功效又可使药物作用于患处,可谓是双管齐下,药到病除。

  同样双管齐下的治疗方式还有《苏沈良方》中用火同方治疗久咳,如明代医学家申斗垣《外科启玄》中的“吸法”以及 “煮竹筒法”等等。从此可见,无论是竹筒火罐还是药筒法均依照角法原理做了些许改进,实为外用排毒之术 。

  清代陶罐取代竹筒成了真正专业“火罐”

  到了清代,所谓的拔罐疗法得到了空前绝后的发展和推广,所治病症范围也突破了历代以吸拔脓血疮毒为主的界限,开始应用于多种病症,并从单一的外科发展到内科。

  清代医药学家赵学敏就曾将拔罐疗法应用于风寒头痛及眩晕、风痹、腹痛等症的治疗,并且效果显著。恰如《本草纲目拾遗》所云:“拔罐可治风寒头痛及眩晕、风痹、腹痛等症”,可使“风寒尽出,不必服药”。

  不仅如此,此时单纯排毒的竹筒火罐也明显无法满足人们的日常需求,而且廉价的竹罐久置干燥后,易产生燥裂漏气,严重影响吸力。因此,人们便将目光转移到了密闭不易漏气的陶罐身上,与此同时,医馆也正式提出了一直沿用至今的“火罐”一词。

  对此,清代医学家赵学敏的《本草纲目拾遗》一书中就有详细记述:“火罐:江右及闽中皆有之,系窑户烧售,小如人大指,腹大两头微狭,使促口以受火气,凡患一切风寒,皆用此罐。”可见此时由陶土烧制而成的如大拇指般大小的微型陶罐已彻底取代了之前的竹罐,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拔火罐专用器具。

  而此时不仅出现了专用的火罐,还将此前单纯的排毒治疗法做了极大改进。清朝时期的拔火罐通常将纸点燃后放入罐中,并将火罐置于患处,如头痛则放于太阳穴,腹痛则放于肚脐,且需等到罐内火焰燃尽自行脱落,不可提前取下。此法也是当下颇为盛行的投火法。

  除此以外,医馆还一改以往以病灶区作为拔罐部位的治疗方式,采用吸拔穴位来改善治疗效果。这种火罐之术,以经络之学为原理,采用受火、置于穴位的操作方式来达到排出体内风寒的目的,与早前中医典籍中记载的旨在排脓(毒)的“角法”完全不同,而与当代中医所谓的“拔罐疗法”的概念几乎一致,可以说是真正意义上的拔罐治疗。

  拔火罐竟可治疗狂犬咬伤

  除去明代《外科启玄》里用以专门对付“疮脓己溃己破,脓血淤塞不通的富贵之人,或女性有疮化脓,医者不便以手碰触”的竹筒吸法外,清代后加以演变发展的拔罐之法甚至还可对付狂犬之毒。

  清代著名医药著作《医宗金鉴·刺灸心法要诀》中就详细介绍了这种专治疯狗咬伤的特殊拔罐之法,即在咬伤处,“急用大嘴砂酒壶一个,盛满热酒,加热至极烫,先倒去壶内热酒,再将壶嘴放置于咬处,如拔火罐样,吸尽体内恶血,即可化解狂犬之毒。”

  从角法到竹筒排毒,再到清代的专用火罐,这看似悠久的拔罐发源史实则颇具争议。相较直至清代才首次出现的正统拔罐疗法,在西方、印度乃至中亚地区却早已出现。其中,出现最早的就是古印度文献《妙闻集》。该文集成书于公元2世纪以前,按照书中记载,人的体液会受到“风、胆、痰”三种病毒的侵害,借鉴水蛭吸走因胆汁素而恶化的血液来治病的原理,人们在葫芦中置灯吸血,该方式与拔罐疗法所利用的负压原理如出一辙。

  与此同时,活跃于公元2世纪的罗马科学家安提洛斯也不谋而合地提出了“干杯吸法”和“湿杯吸法”这两种治疗手段。早在公元前8-12世纪,希腊医神阿斯克勒庇俄斯神庙墙壁上就绘有两个吸杯,被认为正是用来从人体抽取血液的器具。古希腊医者希波克拉底认为人体内有血液、黏液、黄胆、黑胆四种体液,某种体液过多时就会致病,故需要将其从人体内吸出。由此可见,真正的拔罐疗法早在中国清代之前就已问世。

  但据史料记载,清代拔罐疗法的盛行甚至还与西方安提洛斯所提出的“干杯吸法”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公元7世纪至8世纪,阿拉伯医学家翻译和编纂了大量以古希腊医学知识为主要内容的医学典籍,其中就包含了盛行于世的“杯吸疗法”。随后蒙古大军西征,阿拉伯医者、药物大量涌入中国,所极力推崇的“杯吸疗法”也极有可能在此期间进入中原,随后在清代关内医者的变革下形成流传至今的拔罐疗法。根据民间流传,在盛行火罐的清代,慈禧乾隆等皇室贵族都有着拔罐刮拭等中医养生习惯。

  文/葛凯迪

  • 1.70复古传奇sf
  • 本文章由独家提供提供
    Copyright @2013-2016 , All Rights Reserved?